咨询邮箱 400-900-1558

大理旅游咨询服务热线、咨询邮箱

古乐遗韵―大理洞经音乐的演奏形制

2019-06-06 02:15 | 阅读:153

来源:大理旅游网

大理洞经音乐作为一种音乐文化事项,其最直观的表现当然是通过演奏来体现。今天,我们要想去感受洞经音乐演奏并不困难。因为至今洞经音乐作为一种优秀的民族文化,依然在云南各地保存着,特别在大理,不论走进苍洱之间大大小小的白族村寨,走进他们的“本主”庙,还是来到下关、大理的各类场馆,不论时节,都会很轻易地捕捉到洞经音乐的踪影,感受到它那浓浓的文化氛围:一群群衣冠整束酌老者(有时也有中年人和少年儿童),带着各种乐器,或静坐殿宇庙堂,或登上表演高台,在庄严的鼓乐声中,按部就班,时而跪拜礼请,时而长诵短吟,时而管弦齐奏,时而锣鼓喧天,总是把整个场所渲染得一派肃穆,一派祥和。而其间那时而欢快活泼、时而飘逸洒脱、时而柔美抒情的阵阵古乐声,更是把人带人一种超凡脱俗、恬淡闲适、飘飘欲仙的艺术境界,让人百听不厌,回味无穷。问他们,他们就会告诉你,这就是洞经音乐演奏。那么洞经音乐演奏的整个过程包括什么呢?细考起来,大体应包括布堂、开坛法事及音乐演奏三大部分,而音乐演奏又可分为科仪表演,经文的唱、诵、讲、读及曲牌的演奏等。

(一)布堂

布堂,亦称布坛。顾名思义,即洞经音乐演奏开始前对演奏场所的布置和装饰。洞经音乐演奏的布堂十分考究,要求也十分严格。布堂前首先要对整个活动场所进行全面清扫,保持环境整洁,并要求四周闲杂人等回避,保持肃净,称净堂。净堂毕,才准布堂。因洞经音乐演奏是与宗教十分密切的一项活动,其经堂的布置不仅宗教色彩浓厚,而且有一套固定的模式和程序。一般情况下布堂的程序主要有张挂神像,供奉神位,摆放供桌供品,悬挂神帐、经帐;安排经桌和乐队座位等。

张挂神像洞经会举行洞经音乐演奏活动,要在经堂主位上方张挂神像。特别是在解放前,据老辈人讲,张挂神像决不能少。张挂的神像因地而异,多以孔子像、文昌像、元始天君像为主,尤以文昌像为最普遍。文昌左有昌洪、接宝(手捧如意),右有唐子、尊音。有些地方还张挂关圣帝君像。解放以后,此俗多被废除,部分农村洞经会则因地制宜,或以当地寺庙中的神像,如“本主”为主奉神像,或不张挂神像。

供奉神位(牌)洞经会是一个多神崇拜的民间音乐组织,在举行音乐演奏活动时除了对主要崇奉的神仙进行张挂神像外,还供奉各种不同种位。供奉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把所崇拜的神仙的名号分别书写在约三寸宽的黄绫(布)上,悬挂在主神像四周;一种专门制作一些木质神牌,把所供奉的神仙的名号书写在神牌上,排列在一个基座上,供奉于供桌上。洞经会供奉的神仙种类繁多,来源十分广泛,既有道教、佛教、儒教的神祗,又有各地的地方神仙,大到元始天君、太上老君、玉皇大帝、孔子圣人、释迦牟尼佛、观音等,小到地方城隍、值日功曹、路神桥神、瘟神病神乃至地方本主、土地神等,可谓各路神仙,皆归门下。这些神仙的名号十分繁杂,如虚无自然七宝九神上帝;灵宝救苦十方诸大天君;三皇五老日、月、星斗高真;四府十神天地水阳列圣等等,不足而论。

摆放供桌供品、供桌厂般有两张,一张摆放在主神像下方,上放香炉、蜡烛、灯火等物,有时也同时摆放洞经音乐演奏所用的木鱼、玉磬等法器性乐器。一张摆放在经堂正前方(又称天地案),上面主要摆放神牌(圣牌),有时也摆放“蕉窗十则”牌及各种供品。供品一般有鲜花、糖果、水果、茶水等。如果按洞经中的“十供养”则应为花、果、香、食、茶、衣、水,、佛(章)、灯、财等十样。

悬挂经帐经帐是洞经会的标志和荣誉。各洞经会的经帐数目、内容各不相同,经帐一般悬挂在经堂四周,最中间一块当为该洞经会的标志,上书洞经会会名。其余经帐则可因地制宜悬挂。这些经帐除部分是由洞经会自己置办外,其余多为当地乡贤、民众捐赠。经帐多为横幅,用料质地精良,料色以红色为主,做工考究,上绣各种精美画图,如“白鹤献寿”、“二龙抢宝”、“松鹤伺春”等等。经帐的悬挂不仅使经堂更显庄严肃穆、富丽堂皇,而且也显示出了洞经会的地位和气派。

席位安排洞经的席位安排与道教的席位安排十分相近,其形循《易经》八卦而行,是“八”字形,一般有十六位、二十四位、三十六位、六十四位等几种排法。席位多寡,以参与人数而定,由于很多洞经会的人数有限,最普遍的排布法是十六位、二十四位两种,大数字的排法极少见到。当然,由于洞经会在云南分布广泛,受各地文化的影响,各处洞经席位的排布也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却是明确的,那就是这些排布法一旦确定,是不许随意更变的。

(二)开坛科仪(法事)

洞经音乐演奏,因其最初的产生与道教关系密切,而且在长期的发展中依然秉承了道教众多的外在表现形式,其中尤以演奏形制最为直观。因此,历史上凡举行演奏活动都有一个基本固定的模式和一整套完整的科仪相配合,以达到虔诚礼拜、通神通灵的内在目的及规范演奏程式的外在需要。其形态类似于道教的“斋醮”。其间主要举行的科仪(法事)包括礼请(请圣)、迎圣、讲十则、朝拜、献供、焚香、上表、上咒、上诰、送圣等,这些科仪均有相应的经文配合,表演时穿插于整个演奏过程。

科仪是洞经音乐演奏中最具宗教色彩的部分,其表演、唱、诵均有较严格的程序和要求,如表演时要求表演或唱、诵者心智要虔诚,动作要规范,并要严格遵循音乐节奏而行等。不过由于在洞经音乐演奏中,由于活动的日期不同、目的不同,演奏的经典、音乐也不尽相同,加上演奏时间的长短也差异较大,长则可达几天几夜,短则不过几十分钟,因此其间所表演的科仪也有繁有简,并常因演奏的目的和内容各有侧重。如笔者于1992年对大理南雅音乐社演奏《文昌大洞仙经》的科仪程序作的简单调查,其基本科仪顺序如下:

(1)擂三通鼓

(2)奏曲牌、(多为《南洋洲》)

(3)请圣序(奏《迎风鼓》加唢呐)

(4)讲十则

(5)安圣序

(6)朝拜就位(以上6条称“开讲人法”)

(7)开讲入座

(8)开讲

①讲片(击《一条龙》)

②讲诗(击《一条龙》)

(9)朝拜平身

(10)请圣(用锣、云锣、探锣、碰铃、小镲、笛子等高乐)

(11)呈献(分三献,称初献、亚献、三献)

(12)上表(依谈演目的上表)

(13)迎风鼓(放爆竹、烧表)

(14)讲片(奏《慢整衣冠》)

(15)谈诗章(元、贞、利、享)

(16)五声圣号

(17)诵《文昌帝君阴骘文》

(18)诵章(用木鱼、文乐伴奏)

(19)谈章(奏《翠珠莲》)

(20)谈二十四气

(21)奏《奏章》(按词配谱,分六章)

(22)念诰

(23)《贯章》(桂公诞、文昌诞时才用)

(24)收经(奏《下山虎》、《闹山河》等)

当然,由以上程序来看,其间更多反映的是音乐演奏,科仪礼请方面的情况并不明显。这是因为,解放以后,随着洞经音乐文化中“音乐”的主体地位不断得到加强,其具有宗教迷信色彩的科仪相对被淡化的结果。事实上关于历史上洞经音乐演奏中的开坛礼请科仪的具体内容在《文昌大洞仙经礼请》中就有全面的记录。


相关栏目: 文化艺术
相关标签: 大理 古乐 洞经 音乐
责任编辑:Apple 2020-06-06 02:16